http://www.jb-infinity.com

30岁之后哪些事必须被“重新定义”?

  好比十年前,乔布斯定义了水果,哦不,是手机。紧接着,社交、零售、金融、制造、医疗、教育、出行统统都被大佬们重新定义。

  查理·芒格说:我每天早上醒来,都会试着让今天的我比昨天更聪明一点。换句话说,如果我们无法定义成长,就终将会被未来所淘汰。

  因此,恰逢33岁生日前夜,我想谈一谈过去一年关于工作、时间和学习的3点思考:

  十年以后,第一个工人还在砌墙,第二个工人成了建筑工地的管理者,第三个工人则成了这个城市的领导者。

  然而,对于工作而言,大多数人却停留在第一层,觉得工作是件“性命攸关”的事情,尤其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,原本活着就不容易了,哪还顾得上什么使命。

  最后是使命,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“使命感”,即你做一件事情时为其所赋予的意义,它与贫富无关、与地位无关。

  好比日本的“寿司之神”小野二郎,他这辈子坚持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捏“江户前”流派的传统寿司。在他成名之前,想必很多人都不能理解,一辈子永远重复一件事,这有意义吗?

  “一旦你决定好职业,就必须穷尽一生磨练技能,这是成功的秘诀,也是让别人尊重你的关键。”

  这就好比你在自己的心智里安装了一款GPS,无论前方道路多么艰难险阻,你始终可以寻回出发时的方向。

  举个例子。2012年8月,微信公众号功能上线。身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,我抢先注册了两个号。(毕竟,错过了微博,不能再错过新一波的发财机会)

  然而,注册完以后我迟迟不知如何下笔,后来这个计划索性被繁杂的工作挤兑没了。

  过了两年,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是某某公号发家致富的故事,于是我又心动了,连续注册了3个号,直至达到一个手机号码捆绑公号的上限——本号是2016年注册的最后一个。

  如你所料,当时很多人都说微信风口已过,新的公号再无出头之日。虽然我也早已不抱希望,但还是硬着头皮在2016年春节后发表了第一篇原创文章。

  文章发完后时隔两日,有位读者加我微信留言:“谢谢你的分享,你让我重新认识到了独立思考的力量,期望你一直能够坚持下去...”

  正是这句朴实的话,让我在鲜有人阅读的情况下坚持了33个月,平均保持每周1~2篇的原创文章,倒逼自己每天读书。

  所以你看,当你把一件事情的结果仅仅定义为“发财出名”的时候,它很有可能坚持不下去,因为眼前的短期困难会让你心生质疑。

  但如果你能把一件事情“重新定义”,比如我把写作看成是影响自己和他人的桥梁,并设定了一个“小目标”——同10万职场人一起学习独立思考,于是我相当于拥有了一种长期承诺,它会帮你无视任何困难。

  所以,当我过了30岁以后再做很多选择的时候,首先会关心一件事情的mission,好比面对新人的时候,我总会多问一句:

  如果说重新定义一件事的意义,能帮我们判断出“什么才是正确的事”;那么重新定义时间,则告诉了我们应该“如何正确地做事”。

  只可惜,我们大多数人都是“时间的囚徒”。换句话说,普通人口口声声喜欢说自己“忙”,本质上是因为时间不受自己所支配。

  反之,我细心观察过许多所谓的成功人士,他们从来不会说自己有多忙,而是说:“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  举个例子。我有个朋友在硅谷上班,据他所说,硅谷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到了6点就没人了。

  比如中国人喜欢开会,但却不擅长针对具体目标提出本质性问题;又如中国人喜欢社交,经常为了一点屁事儿来来回回应酬...我们看似每天都很努力,但实际上都是在小数点后面挣扎。

  之前我看过一本书叫《WHEN》,中文翻译过来叫“时机管理”。看完以后我有个直观的感受,就是所谓的时间管理是个伪命题,我们真正应该管理的是自己的专注力,也就是精力。

  包括曾经的我在内,很多人创业连毛都还没有,就喜欢一上来铺摊子,先搭个十几个人的队伍,然后坐在会议室里天天讨论。今天搞个团建,明天搞个聚餐,就是搞不出一个像样的产品。

  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,几乎一个阶段只有一个关键任务。尤其在初期阶段,比如找到100个真正能购买你产品的用户,其它什么团队、管理都是浮云,就算找个合伙人都有可能随时和你翻脸。

  你把时间花在了错误的人和事上面,就等于白白送给了对手同样的时间。所谓看得见的敌人并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看不见的敌人,例如时间。

  这句话让我细思极恐。人的一天24个小时,除了工作以外只有七八个小时的睡眠时间,如今却成了各种互联网巨头争夺的战场。

  想像一下,原本一天工作就很累了,好不容易躺在床上,结果不小心刷了下抖音一下到了凌晨3点,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去上班,哪还有什么效率可言?

  30岁之后我一直在想,如果说学习是每个人必备的能力,那么在这个认知升级的时代,我们普通人究竟要学习的是什么?

  后来,我读完Ray Dalio的《原则》这本书后总结出了一条心得,即:学习重新定义常识。

  换句话说,今天的常识是来自于过去人类总结出的经验,可遗憾的是,其中很多东西已经不适用于明天的逻辑。

  比如,想必很多人认为拼多多又土又low,但事实上它却凭借着对需求端和供给侧的改造,真正获得了巨大的成功;

  又如,倘若几年前你听说有人要做共享单车,你肯定不会认为这事儿能成。可实际上呢?虽然如今我们仍然对其褒贬不一,但确实马路上骑单车的人至少多了一半。

  由此可见,如果你还继续抱着过去的经验不放,那么你势必会被新的常识所打败。

  所以,当我们再谈到学习的时候,我认为有两个东西值得拿过来讨论:一种是大多数人知道的常识,另一种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常识。

  “日拱一卒,功不唐捐”的道理,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,很多人仍无法坚持。

  就如我经常听到有人和我抱怨:“这本书好厚,这篇文章太长,读起来好费劲呢...”。仔细想想,究竟是书本难读,还是你太浮躁呢?

  正如迷茫的人会越来越迷茫,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资源、不懂道理,而是他们把精力全部放在了迷茫本身,而忽律了努力坚持的原本价值。

  好比金庸笔下的“傻小子”给郭靖,明知自己天资愚钝,可后来却被奉为“侠之大者”,正是因为它秉承了一个极笨的原则:

  如果你细心观察,就会发现越是那些成功人士,越喜欢反复提到一些抽象的概念。

  好比“创新”这个词,市面上有很多的提法,例如颠覆式创新、微创新、跨界创新、开放式创新、边缘式创新...

  你会发现,原本简简单单两个字,当它前面加上了不同的形容词,意思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就好比有人评价爱迪生,他的正确标签应该是个商人。因为他的电灯泡发明是基于英国物理学家斯旺的基础上,他不过是把“碳丝”这项发明更好的产品化了而已。

  因此,当我们回过头来再看创新时,我认为有个观点阐述的特别好:所谓的创新,本质上是一场抢夺用户心智的革命。

  当你对一个概念有了更本质的认知时,它便会成为你判断所有事情时的有效决策工具。

  例如Amason创始人贝索斯,当他在谈到对创新的理解时,始终坚持“3个不变”,即为消费者提供“更多的选择、更快的配送、更低的价格”,并且认为所有的创新都会始终围绕这三点。

  老话常说: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。身处两者之间,我对30岁后的自己有三点展望:

  人生是一场RPG(角色扮演游戏),最难的地方就是处理自己不同角色之间的关系。

  问题是,我们每个人都极容易陷入到已有的认知中固步自封,以至于产生成见,和别人格格不入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